美媒:三大原因致使美調停日韓矛盾無效

2019-08-09 13:51:49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8月9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8月4日發表題爲《日韓爭端加劇,美國似乎不願插手,或者說無能爲力》的文章稱,美調停日韓矛盾無效原因有三,一是日韓分歧既與貿易有關,也與兩國之間的曆史有關;二是各國領導人不願意發揮國際領導作用而作出犧牲,美政府不願插手彌合裂痕;三是日韓兩國對美說“不”或表明美國在亞洲的領導作用已減弱。

文章表示,長期以來,華盛頓一直依賴日韓兩國和它齊心協力。但是,盡管這兩個盟友之間的分歧有日益加深的危險,特朗普政府卻一直不願插手彌合裂痕。

盡管如此,隨著近期緊張局勢升級,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日前在有地區各國外長參加的亞洲安全會議上試圖斡旋調解。有關這次會議的一張照片顯示,蓬佩奧向日韓兩國外長展開雙臂,似乎在邀請他們站得更靠近一點。然而,這兩位外長互不搭理,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做了個鬼臉,韓國外交部長官康京和則面無表情扭過頭去。

文章認爲,這是一個富有深意的迹象,不僅僅說明日韓之間關系在惡化,或許更重要的是說明美國在亞洲的領導作用已減弱。

日韓新仇舊恨難以化解

小布什總統時期的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邁克爾·格林說,過去,當日韓兩國間關系出現緊張氣氛時,“美國政府會發出信號,有時是在私下發出信號,暗示這有損于美國的安全利益”。他表示:“我認爲蓬佩奧傳達出了這一信息,但爲時已晚。”

文章稱,日韓兩國間的最新壓力點表面上看是貿易爭執,日本8月2日擴大了從滾珠軸承到精密機床各種物品的對韓出口管制。

日本提到了沒有點明的國家安全擔憂,並稱韓國對于一些可用于軍事目的的物品“處置不當”。作爲回應,韓國總統文在寅誓言“我們絕不會再輸給日本”。政府官員說,韓國正在考慮退出日韓兩國2016年在華盛頓敦促下簽署的一項重要的情報共享協議。

文章認爲,當前的日韓分歧既與貿易有關,也與兩國之間不堪回首的曆史有關。

自日本在二戰中投降從而結束對朝鮮半島的占領以來,日韓兩國之間的緊張關系時好時壞。

文章稱,韓國人認爲日本沒有爲其戰時暴行充分道歉,日本人則稱他們在法律和政治上都做得足夠多了。局勢緩和的前景似乎很暗淡。兩國的民調都顯示,民衆對對方國的不信任處于幾十年來的最高水平。分析人士批評這兩個美國盟友聽任其爭端發展到失控地步。在當前的全球環境下,這些長期存在的民族主義情緒恐怕更容易激化了。

美國轉向保守無心他顧

曾在特朗普政府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耶魯大學法學院高級研究員蘇珊·桑頓說:“當今時代,各國領導人更加專注于自己、專注于自己的政治議程,不願意站出來爲了發揮國際領導作用而作出任何犧牲,特別是在美國。”

桑頓還說:“遺憾的是,它似乎具有某種傳染效應。”

文章稱,爭端也蔓延到了軍事領域。上月底,當俄羅斯一架巡邏機進入日韓爭議島嶼上空時,韓國鳴槍示警。日本立即表示應該由它開槍,稱這些島嶼是“我們的領土”。

文章認爲,諸如此類的事件可能會讓美國的軍事規劃者感到不安,他們依靠這兩個盟友之間的合作來遏制朝鮮和確保地區安全。

特朗普政府官員說,他們尤其關心的是首爾方面會不會終止日韓兩國在2016年達成的情報共享協議,該協議是軍事合作的一個關鍵要素,而這種合作對美國有幫助。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亞洲問題高級顧問葛來儀說,這“將重創美國在朝鮮半島加強雙邊合作和威懾的努力”。

“聽話小弟”也會對美說“不”

文章稱,蓬佩奧原定于8月2日與河野太郎和康京和舉行一對一會晤,但兩個會晤都取消了。三國官員都表示,會談沒有舉行是由于日程安排方面的原因。但是,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格林說,還有另一個原因導致會談化爲泡影:據說日韓兩國外長對蓬佩奧要求他們結束分歧的施壓感到惱怒,這促使他們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取消會談舉動。

日本前駐美國大使藤崎一郎說:“我認爲,總是邀請老大哥或老大姐來設法改善我們之間的關系對兩國都不好。”

文章最後寫道,由于其過去的經曆,韓國人總是把日本當成一個需要戰勝的對手。雖然韓國人爲自己在造船和消費電子産品等行業超過日本感到自豪,但韓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仍然依賴來自日本的化學品和其他高技術材料。

【延伸閱讀】日媒評析:面對美國調解,爲何韓熱日冷?

參考消息網8月6日報道 日本《朝日新聞》8月1日發表題爲《美國調解 日韓有溫差》的文章稱,美國開始爲關系惡化的日韓兩國進行調解。美國認爲,盟國相互對峙,對美國的安全保障環境不利。韓國對美國介入表示歡迎,但日本對向韓方作出讓步態度消極,事態能否好轉難以預料。

美憂東亞霸權遭到削弱

7月3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前往曼谷的飛機上向記者團表示:“幫助日韓各自找到理想之所,對美國而言也很重要。”

文章稱,韓國政府多次請求美國就日韓對立一事進行調解。起初美國采取靜觀其變的姿態,但隨著日韓對立激化,美國日益擔憂其在東亞地區的安全保障風險。

美國擔憂安倍政府于8月2日通過內閣決議將韓國從“白名單”中移出。美國政府有關人士警告稱:“在日韓問題上,美國一直認爲是韓國不好,但如果安倍政府強行將韓國移出‘白名單,那麽美國的立場可能發生變化,認爲錯在日本。”

日以安全爲由堅持管制

日本政府的方針是,不答應讓美國進行調解,而是爭取美國對日本立場的理解,繼續敦促韓國解決問題。

7月31日下午日本經濟産業大臣世耕弘成向記者團表示:“我們已就出口管理政策的調整對美國等有關國家進行了說明,希望繼續嚴格執行程序。”

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7月31日上午的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多次向美國傳達了我國的一貫立場,希望今後繼續努力,爭取讓美國正確理解我國的立場。”

韓國大法院(最高法院)判決日本企業對前勞工賠償。而日本政府沒有改變不接受韓國大法院判決結果的立場。

文章稱,日本加強對三種半導體相關材料的出口管制,韓國將日本采取的一系列舉動視爲對前勞工問題的對抗措施。但日本方面解釋稱,這是爲了安全保障而對出口管理制度進行的必要調整。

韓國經貿受損盼美介入

7月31日韓國政府有關人士對美國的調解作出了積極反應,稱“在日本方面不願意對話的情況下,不管是什麽契機,我們都表示歡迎”。但正在曼谷訪問的韓國外長康京和向記者團表達了對日本的不滿。

文章稱,美國此前一直對調停持消極態度,令韓國方面日益失望。日本強化出口管制或令韓國經濟更加低迷。7月31日三星電子在發布第二季度決算之際,提及日本的出口管制,稱“前景存在不確定性,(今後的影響)難以預料”。

韓國總統文在寅要求日本方面取消出口管制,認爲這是對出口管制的政治利用。朝野黨派形成“舉國態勢”,展現出對日本不讓步的強硬姿態,政府支持率也有所上升。

(2019-08-06 14:14:58)

【延伸閱讀】銳參考|日韓請注意:要和平,還是當炮灰?!

參考消息網8月6日報道(文/唐立辛)

“華盛頓犯下嚴重錯誤。”

8月2日,俄羅斯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如是說道。

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美方正式退出《中導條約》;俄羅斯外交部同日表示,該條約已正式失效。

《中導條約》全稱《蘇聯和美國消除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由美蘇兩國領導人在冷戰期間于1987年簽署,意在銷毀全球最大的兩個核武國家的中程導彈,降低核沖突風險。

1987年,美國總統裏根同戈爾巴喬夫在華盛頓簽署《中導條約》(法新社)

今年2月,美方宣布啓動爲期6個月的退約程序,俄方緊跟著也宣布暫停履行條約。

半年之後,《中導條約》壽終正寢。

就在外界擔憂軍備競賽又要上演時,按捺不住野心的美國果然宣布了一個“重磅”消息:

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3日揚言,有意在亞洲部署新型陸基常規中程導彈。

此言一出,立刻在亞太地區引發軒然大波,不願被綁上戰車的美國盟友們,甚至還起了“內讧”……

美國“自我松綁”卻倒打一耙,中俄齊聲駁斥

“中方對美方不顧國際社會反對,執意退出《中導條約》深感遺憾並堅決反對。”

在8月2日舉行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美方退出《中導條約》一事時,開門見山地說道。

她指出,退出《中導條約》是美國無視自身國際承諾,奉行單邊主義的又一消極舉動,其真實目的是自我松綁,謀求單方面軍事和戰略優勢。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8月2日報道,俄羅斯外交部也在同日發表的聲明中表達了相同的觀點。

聲明指出,美國通過發起基于俄羅斯似乎違反《中導條約》的有意誤導信息的宣傳活動,故意圍繞該條約“制造了幾乎無法克服的危機”。

“原因很明顯:美國希望擺脫自己設定的限制。”聲明說。

俄羅斯外交部大樓

爲了“自我松綁”,在這半年時間裏,美國可謂使盡渾身解數,除了多次指責俄羅斯,甚至還要把中國“拉下水”。

中方也多次表明在《中導條約》問題上的立場,7月30日,華春瑩重申,中國始終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發展中導等能力完全出于防禦目的,無意也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

她強調,美方退約的真實目的是給自己松綁,卻拿中國說事,毫無道理,中方也不會接受。

美國急于在亞洲部署導彈,卻遭盟友冷對

在正式“松綁”後僅一天,美國的真實意圖便暴露無遺。

英國路透社8月3日報道稱,美國防長埃斯珀3日表示,他贊成在相對短的時間內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

當被問及准備何時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時,埃斯珀顯得很是迫不及待:“我更希望在幾個月內進行部署……但這些事情通常需要比預期更長的時間。”

路透社同時援引美國高級官員的話指出,此類武器的任何部署都將是“數年之後的事”。

雖然埃斯珀的意願尚難以在一朝一夕實現,但國際社會對此的擔憂卻絲毫沒有減少。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8月2日發表聲明,對《中導條約》失效“深表遺憾”。他警告稱,現有的軍備控制和裁軍條約正在面臨日益嚴重的威脅。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另據法新社8月2日報道,法國也在當天發出警告,稱此舉將增加歐洲不穩定的風險。

但更爲激烈的反應,顯然來自亞太地區。

日本《讀賣新聞》8月4日憂心忡忡地報道稱,日本有可能成爲考慮部署的對象。

“埃斯珀沒有提到具體的部署地點,但選定部署候選地可能會很困難。”報道說。

有多困難?看看韓國和澳大利亞的反應就知道了。

韓聯社8月5日引述韓國國防部發言人崔賢洙在例行記者會上的表態稱,韓美從未正式討論在亞洲部署新型陸基常規中程導彈事宜,韓軍內部也沒有考慮此事。

崔賢洙還強調,韓方對實現半島無核化的立場沒有變化,將于9日舉行的韓美防長會談也不會討論相關問題。

韓國國防部發言人崔賢洙(韓聯社)

埃斯珀是在赴澳大利亞參加美澳外交和防務“2+2”會談時透露想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的,但在澳大利亞,他的這一想法並沒有得到積極響應。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8月5日報道,澳大利亞政府已拒絕在該國部署美國中程導彈,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雷諾茲在與埃斯珀會談後表示,“他沒有提出任何要求,他也沒有期待任何要求。”

一位澳大利亞網友也氣憤地表示,美國現在的做法,就是要用導彈填滿本國的“後院”。

“沒有人願意把中程彈道導彈部署在本國。”軍事學者宋忠平告訴小銳,“這相當于被綁上了美國戰車。”

日韓兩國民衆相互“甩鍋”

盡管不情不願,但正如日媒所說,日本將在美國考慮部署的範圍之內。

俄羅斯“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8月5日刊文稱,美國可能會將過去受《中導條約》制約的導彈部署在日本,並認爲此舉不僅可威脅中國,而且還威脅到位于遠東的俄羅斯戰略軍事設施和基地。

宋忠平認爲,美國在亞洲部署中程彈道導彈可能將分爲兩步:先是在本國臨近中俄的地區部署,進而要求盟國也進行部署,“但這並不容易”。

面對來自美國的壓力,日韓兩國民衆甚至互相“甩鍋”,希望美國在對方國家部署導彈。

有日本網友擔心,如果美國的中程彈道導彈部署在日本,一旦發生戰爭,日本將首當其沖,所以呼籲美國將導彈部署在韓國。

而韓國網友也不甘示弱,直言希望美國將導彈部署到日本東京:

當然,這還只是兩國民間的聲音,尚未進入政府議程。但宋忠平指出,無論美國未來要將導彈部署在哪裏,中國軍隊都有能力維護領土和主權完整。如果美國一意孤行,中國也要做好軍事鬥爭的准備。

他表示,如果美國把這些進攻型武器部署在韓國和日本,將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極大威脅,中國也必將采取更加嚴厲的反制措施。

在8月5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指出,中方絕不會坐視自身利益受損,更不容許任何國家在中國“家門口”滋事,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堅定捍衛國家安全利益。

“希望美方慎重行事,不要采取造成緊張局勢升級、有損于國際和地區和平的舉動。”她說。

(編輯/唐立辛)

(2019-08-06 13:49:00)

【延伸閱讀】韓日“白色戰爭”竟然逼出了韓國的大戰略——

參考消息網8月6日報道 韓媒稱,日本于8月2日作出了將韓國排除在“白色清單(出口程序簡化對象國)”之外的決定。文在寅總統表示,“我們不會再輸給日本”,表明了進行強烈應對的意向。韓國政府也決定將日本排除在“白色國家”之外。韓日關系進入了自1965年建交以來最困難的時期。

據韓國《東亞日報》8月3日報道,日本政府8月2日上午舉行內閣會議(國務會議),通過了將韓國排除在“白色清單”之外的出口貿易管理令修訂案。修訂案將于8月7日公布,並從8月28日開始實施。由此,日本企業每次向韓國出口機床、碳素纖維等有可能用于軍事的戰略物資時,都要得到經濟産業省的許可。對于韓國企業來說,在日本采購原材料的過程中,程序會拉長,不確定性也會增大。日本經濟産業相世耕弘成在當天的記者會上表示:“此次內閣會議的決定,是由于韓國的出口管理制度和運用有不充分之處,是爲了更好地實施出口管理。”

報道稱,日本作出決定後,文在寅總統在當天下午主持召開緊急國務會議時表示:“我明確警告日本,今後發生的事態責任完全在于日本政府。我們不會再次輸給日本。今天的大韓民國不是過去的大韓民國。”他同時警告:“對于加害者日本反而賊喊捉賊大喊大叫的情況,我們絕不坐視不管”,“我們將堅決采取相應的措施應對日本不當的經濟報複。我們有應對方案。”

據報道,韓國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部長洪楠基在國務會議結束後在政府首爾大樓舉行的相關部門聯合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也將把日本排除在‘白色國家之外,采取強化出口管理的步驟”,“計劃從旅遊、食品、廢棄物等領域開始強化安全措施。”國會當天召開全體會議,全場228名在席議員一致通過了敦促日本政府取消報複性出口限制措施的決議。

另據韓聯社8月5日報道,韓國産業通商資源部長官成允模8月5日在中央政府首爾辦公樓舉行記者會表示,韓國政府將力推應對日本限貿的綜合對策,爭取在1-5年內實現100大核心戰略貨品的國産化。

成允模表示,韓國在生産、出口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未能實現核心技術和零部件的國産化。政府將重點培養材料、零部件、設備産業,創造附加值,將其打造成爲支柱産業。

據報道,爲此,韓國政府已在半導體、顯示器、汽車、電器電子、機械·金屬、基礎化學共六大領域選定100個核心項目,並根據供需風險、國産化所需時間等因素將其分爲短期和中長期項目。

報道稱,具體來看,短期內,韓國政府將以供需風險較大的20個項目爲主,力爭在1年內實現進口來源多元化以及擴大生産。從中長期來看,韓國將在7年內對80個核心戰略貨品投入7.8萬億韓元(1元人民幣約合173.4韓元)以上的研發費用,並在並購、引進海外技術、吸引外資等方面提供全方位支持,爭取相關戰略貨品在5年內實現穩定供應。

報道指出,另外,韓國政府此次對策的重點之一爲加強企業之間的合作。爲此,韓國政府將向相關企業提供財政、減稅、放寬管制等各種優惠,鼓勵韓國國內供應鏈的上下遊企業緊密合作。政府還爲材料、零部件、設備專業企業提供制度支持,推動上述行業擺脫對日依賴,確保國際競爭力。

資料圖片:日本將韓國移出貿易“白色清單”,雙方貿易摩擦升級。圖爲日本東京,行人從標有日本和韓國國旗的廣告牌前走過。(新華社/美聯)

(2019-08-06 00:22:01)

【延伸閱讀】反制日本!韓國正在探討“各種選項”——

參考消息網8月4日報道 外媒稱,韓國一位高級官員8月3日稱,對于與日本發生激烈貿易爭端,韓國正在探討各種選項,包括廢除一項情報共享協定。

據路透社8月3日報道,兩國貿易爭端8月2日有所升級,日本當天將韓國從一份貿易優待名單中踢出,此舉促使首爾警告稱它不會再被其鄰國打敗,兩國數十年來的戰時仇恨由此暴露無遺。

這位韓國官員說,韓國可能考慮廢除一項軍事情報共享協定,以此作爲反制措施。韓方是于8月2日在曼谷與美日兩國舉行三國外長會期間作此表態的。

報道稱,該協定名爲《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旨在促進(美日韓)三方情報收集工作。若無一方提出終止協定要求,它會于每年8月24日後自動延期。

該韓國官員在曼谷舉行的一場地區安全論壇的間隙說:“《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在三方安全合作方面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們已明確表示,就我們而言,我們當前的處境是要考慮所有選項。”

報道介紹,日本上月限制向韓國出口制造存儲芯片和顯示屏所需的三種高科技材料。此後,兩國貿易爭端愈演愈烈,並對全球供應鏈構成威脅。

另據共同社8月3日報道,日中韓和東盟代表等參加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部長級會議8月2日至3日在北京舉行。

日本經濟産業相世耕弘成出席會議。世耕弘成在會議結束後召開記者會,透露韓國方面在會議上提及日本加強出口管制。世耕弘成在會上表示“這與RCEP談判無關,非常遺憾”。

8月2日,在韓國首爾,韓國總統文在寅(中)主持召開緊急國務會議。新華社/路透

(2019-08-04 11:02:42)

【延伸閱讀】摩擦升級!日本鐵了心“拉黑”韓國 韓方要“以牙還牙”

參考消息網8月3日報道 外媒稱,日本政府當地時間8月2日內閣會議決定,將韓國移出可以在出口管理方面享受優待的“白名單”。

日祭出對韓限貿第二拳

據《日本經濟新聞》網站8月2日報道,這是日本繼加強對韓國半導體材料出口管制之後采取的第二項措施。自8月下旬開始,經濟産業省可以要求除食品和木材外幾乎所有向韓國出口的産品品目接受個別審查。韓國政府進行了強烈抗議。

日本將美國和英國等27個國家列入“白名單”,韓國是首個被移出“白名單”的國家。日本政府以韓國出口管理體制不完備等爲由,從安保角度出發進行了調整。

報道稱,如果出口對象是“白名單”國家,則日本出口企業可以享受簡化手續等優待措施。今後日本的出口管理變嚴格,企業在接受審查方面費工夫,部分産品出口可能因此而遲滯。一旦韓國被移出“白名單”,則韓國企業在中國和東南亞等地的生産基地如果要使用來自日本的産品,相關手續也很可能會變得更加嚴格。

另據《日本經濟新聞》網站8月2日報道,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2日在內閣會議結束後舉行的記者會上,就日本把韓國從享受出口管理優惠待遇的“白名單”中剔除的政令說,“完全不認爲這會對全球供應鏈産生影響”。菅義偉表示,“這是爲恰當實施出口管理而作出的必要調整,並非有意要對日韓關系造成影響”。

資料圖片。(新華社/美聯)

文在寅威脅將對日反制

據韓聯社8月2日報道,韓國總統文在寅2日警告說,日本將韓國移出受優待貿易夥伴名單,這一“魯莽”決定將面臨嚴重後果。他聲稱東京擴大出口限制的舉動是對雙邊關系的“嚴重挑戰”,這種“自私、破壞性”做法將嚴重破壞全球經濟。

文在寅在青瓦台主持召開了一場緊急內閣會議,會議內容是關于這兩個鄰國不斷惡化的貿易分歧的。

“日本政府忽視了韓國政府以及國際社會通過外交渠道解決這一問題的努力,使得局勢進一步惡化,日本政府顯然應對此承擔責任,”文在寅說,“因此,我明確警告,日本政府將爲今後所發生的一切承擔全部責任。”

另據報道,韓國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官洪楠基2日表示,韓國政府將加強對日出口管制,把日本移出韓國的出口“白名單”。洪楠基還強調,日方對韓限貿舉措全面違背世貿組織的相關規則,韓方將加緊准備向世貿組織申訴。

青瓦台國家安保室第二次長金铉宗2日在記者會上就日本將韓國移出出口“白名單”一事表示,政府將重新考慮與對韓國缺乏信任且有安全憂慮的國家共享軍事情報的合理性,並將采取應對措施。這是青瓦台首次直接提及該問題。分析認爲,上述言論可被解釋爲韓方可能考慮以作廢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來應對日本經濟報複措施。

又據法新社8月2日報道,憤怒的韓國示威者2日指責日本進行“經濟侵略”。抗議者在位于首爾市中心的日本大使館前,高舉寫有“不要安倍!”的標語。他們高聲譴責日本首相安倍的政府“歪曲曆史並發動經濟侵略”。

資料圖片。(新華社/美聯)

緊張關系拖累韓日經濟

據韓聯社8月2日報道,專家們說,日本擴大對韓國的貿易限制可能會讓韓國經濟雪上加霜。韓國經濟已經因爲其兩個最大貿易夥伴間的貿易爭端以及仍然疲軟的國內需求和投資而陷入困境。

報道稱,分析人士說,日本把韓國從“白名單”中剔除的影響將是有限的。但是如果這場貿易糾紛持續的時間超過預期,它可能會進一步削弱韓國經濟。

穆迪分析公司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說:“除了引起金融市場的騷動之外,這一行動的直接後果可能是消費者信心和商業投資決定受到更加嚴重的影響。”

韓國KB證券公司表示:“(韓國被從)‘白名單中移除可能會使其難以從日本進口材料和零部件,不確定性將在今年第四季度後進一步加劇。”

早些時候,韓國央行行長李柱烈說,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可能迫使韓國央行進一步下調經濟預期。

另據韓國《中央日報》網站8月2日報道,韓國總統文在寅2日表示,韓國政府將采取相應的強硬措施以應對日本的不當經濟報複。

文在寅總統表示,“如果日本想要讓韓國經濟遭受損失,我們也同樣有相應的應對方案”。文在寅表示,“刻意打擊韓國經濟將對日本也造成損害”,“我們不會再向日本屈服”。

(2019-08-03 10:39:34)

【延伸閱讀】寸步不讓!日將韓移出“白名單” 韓考慮這樣報複——

參考消息網8月2日報道 外媒稱,日本政府內閣決定修改政令,把韓國剔除出優惠待遇的“白名單”國家。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8月2日報道,日本政府8月2日召開會議並通過新版《出口貿易管理令》將韓國移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簡化出口手續的“白名單”。新版《管理令》預計將在8月下旬生效。

報道稱,所謂“白名單”國家是日本基于國家安全保障所認定的友好國家,對這些國家在出口重要戰略性技術和物資上給予簡化出口手續的優惠措施。

韓國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長)趙世暎8月1日表示,日本將韓國移出“白名單”而受影響的品目少于1200種,韓國産業通商資源部將隨後發布短期和中期應對方案。

據報道,7月4日,日本政府宣布對出口到韓國的三種半導體産業原材料加強管制,引發韓日之間的貿易摩擦並不斷發酵。日方稱采取管制措施的原因是韓國在出口管理方面存在問題,韓方卻指責日本此舉是對韓國最高法院判處日企賠償強征勞工案的“經濟報複”手段。

《聯合早報》報道稱,韓日貿易爭端開打一個月,兩國外長8月1日在泰國曼谷舉行首次會晤卻無果而終。輿論認爲,這並不讓人意外。

韓國外長康京和說,如果日本決定將韓國踢出貿易“白名單”國家,將給兩國關系造成重大影響。對此,日本外長河野太郎強調,日方之前已提議根據《韓日請求權協定》條款,設立仲裁委員會解決勞工索賠案,但遭韓方拒絕。他敦促韓方盡快糾正目前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他重申,日本政府對韓國實施的出口限制,是基于“國家安全”考量。

據報道,韓國外交部高官在會後召開記者會透露,日方立場沒有變化,韓日之間存在明顯的意見分歧。韓方在會上強烈敦促日方保留將韓國移出“白名單”的做法,並就日方此舉可能讓兩國關系進一步惡化表示擔憂。韓國總統文在寅1日召開緊急會議,商討應對之策。

康京和表示,若日本決定將韓國移出“白名單”,韓方也只能采取相應措施。鑒于日方以國家安全爲由限制對韓出口,韓方也不得不重新考慮韓日安全合作體系。

報道指出,分析認爲,這可被解釋爲韓方有可能視事態進展,考慮作廢即將到期的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不過,此協定還牽涉到美國,韓國真正廢止協定的可能性不大。

另據《日本經濟新聞》網站8月2日報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與韓國外長康京和8月1日舉行了自日本宣布加強對韓出口管制以來的首次會談。兩位外長從會面伊始就表情嚴肅,一言不發地握手、就座。在媒體退室前的30秒時間裏,兩人甚至沒有打招呼,僅面對面默默坐著。

報道稱,爲了拖延日本做出從“白名單”國家中刪除韓國的決定,韓國還期待美國的居中調停。來到曼谷的蓬佩奧正探尋如何調停,日美韓三國外長會談很可能安排在日本政府設想的8月2日內閣會議決定之後。日本政府內部幾乎沒人指望美國調停能取得實質性成果。

報道認爲,兩國都寸步不讓憑借的是各自國內輿論和民衆的支持。《日本經濟新聞》7月實施的輿論調查顯示,對于加強對韓國的半導體材料出口管制,“支持”占58%,高于“不支持”的20%。日本經濟産業省實施了針對從“白名單”國家中剔除韓國的意見征集,收到超過4萬條意見,估計一大半是贊成意見。韓國民衆的反日情緒也持續上升,流通企業、地方自治團體紛紛參與其中,抵制日貨的範圍也在不斷擴大。韓國流通業界8月1日消息稱,7月1日至29日,CU便利店的日本啤酒銷量同比大幅減少49%,GS25便利店也減少40.1%。同期,韓國國産啤酒或其他進口啤酒産品銷量增加。

資料圖片:8月1日,韓國外交部長官康京和(左)與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右)在曼谷舉行的東盟外長會議的間隙舉行了會晤。(韓聯社/法新社)

(2019-08-02 15: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