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套牢的“保護傘”

2019-08-09 01:56:44 雜文選刊2019年8期

淩河

一條小小科級官員的涉案線索,爲什麽要中央督導組親自交辦?因爲在當前掃黑除惡的鬥爭中,它頗有一點典型性。

棗陽市的檢察官周曉濤,因爲想“掙一筆錢”,竟不顧自己的公務員身份,與曾經的公訴對象、涉黑人物蘭傳員合股投資山林。周投了三十萬,可是只拿回了十萬,而要收回那二十萬,就必須爲涉惡的蘭某人“辦事”。蘭的兒子聚衆鬥毆並開車撞人導致一人重傷、四人輕傷。蘭找到周檢察官,許諾如能使其子從輕發落,必定歸還那筆款子,于是周曉濤百般運作,果然讓罪犯免除了牢獄之災……被二十萬“套牢”的周檢察官也終于“淪爲黑惡保護傘”,近期已經被審查起訴。

這起案子似乎不大,卻蘊藏著一些官員怎樣因爲被黑惡勢力“套牢”,而後“淪爲”保護傘的“邏輯”,或曰“規律”。人們還記得那個被當地的“黑老大”當衆打了一記耳光的原柳林縣委書記王甯嗎?爲什麽黑惡首惡陳鴻志敢于打“縣太爺”的耳光?爲什麽王書記被打之後卻是“毫無反應”?有人說,是因爲王書記本身就是個貪官,陳老板的錢財、房産、股權,他一點也沒少拿,所以“拿了別人的手短”;也有人說,王甯任縣委書記那幾年,陳鴻志給他安排了不少女色,王有把柄捏在陳老大手裏,所以只好忍辱負重。這都對,但還有更重要的一條,那就是王甯的縣委書記,本身就是陳鴻志給他的——王甯長期任柳林縣長,天天想“扶正”,當一把手,坐縣委書記寶座,但按規矩,縣長遷任書記,要異地任職,于是陳老大花了整整兩千萬大洋,四方運作,終于讓王甯如了願。陳鴻志“提拔”了縣委書記後,進而“控制了縣政權”,把自己的三大姑八大姨、馬仔跟班都安排進了柳林縣的各機關,因爲王甯這個一把手,“就是老子給他的”嘛!

“控制了縣政權”的陳鴻志,不只是敢于當衆打縣委書記一記耳光,而因爲烏紗帽本身就是“老板”給的,所以“淪爲黑惡勢力保護傘”,對他們言聽計從、甘爲馬仔的,也不只是王甯一官。就在柳林縣所在的地級市,在這個“系統性塌方式腐敗”的重災區,買官賣官曾經成風,一個市長叫價五千萬,誰來出?“老板”來出!以至于在那裏,官員的升遷降職,幹部的任免晉貶,竟要“征求”某老板的意見,看一看他的臉色,以至于某縣級市市委書記毋青松到任第一天,行李還沒有放下,就接到當地“首富”煤老板兼黑老大張某的電話:“怎麽啦!還不來我這拜碼頭?”毋書記似乎屬于不肯屈從的那類官,所以沒幹幾天,就只好卷鋪蓋走人啦……

現在掃黑除惡,中央強調,要和“打傘”同步,要和反腐敗齊抓,這就抓住了一條根本性的規律。黑惡勢力必有“保護傘”,而有沒有“保護傘”,也是黑社會的基本特征,否則,就可能只是惡勢力甚至“流氓團夥”等等。無數事實證明,有的地方黑惡勢力的形成與猖狂,就是因為背後有一頂或幾頂“保護傘”,助他猖獗,爲他消災。而這些“保護傘”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大多因爲接受黑惡勢力經濟上甚至政治上的利益輸送,結果被黑惡人物“套牢”,只有乖乖地爲他“辦事”,終于淪爲“保護傘”而不能自拔。

【原載《解放日報》】

插圖 / 打擊黑惡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