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埋屍案”昭示掃黑除惡的必要

2019-08-09 01:56:44 雜文選刊2019年8期

閱盡

昨日,湖南省懷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經DNA檢驗鑒定,確認新晃一中操場挖出的屍骸爲2003年失蹤人員鄧世平。至此,鄧世平失蹤案取得突破性進展,相關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獲。

倘若不是媒體公開報道,人們很難相信如此驚悚的事件。十六年前,湖南省新晃一中教工鄧世平因舉報該校操場施工偷工減料而突然失蹤。據懷化警方的消息,2019年4月中旬,在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中,新晃縣公安局查獲了杜少平涉黑涉惡團夥。杜少平交代,他2003年1月將鄧世平殺害,埋屍新晃一中操場內跑道下。

連日來,“操場埋屍案”引發的輿論關注持續不衰。案件的蹊跷、血腥、離奇,以及驚悚、駭人聽聞均可謂曠世罕見。

受害人鄧世平只是位普通教工,彼時負責學校操場施工方的質量監督。據報道,他因看不慣施工方的偷工減料、虛報工程款等問題,拒絕驗收簽字並向上級舉報,遂遭杜少平團夥的暗害。

一位正直的普通公民,僅僅因爲做了件對得起良心的分內事,僅僅因爲不肯爲此向邪惡勢力低頭屈服,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涉黑者的囂張、猖狂及歹毒真是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十六年前,好端端的鄧老師突然“失蹤”了,家人當時便懷疑他是被暗害,當地警方據稱也做了兩個月調查,最終卻無結果。十六年後,“失蹤者”卻這樣駭世驚俗地“重見天日”。

十六年來,日出日落,花開花謝,新晃一中的操場上不知跑過了多少師生的腳步,但每一位路過者何曾想到,就在其腳下躺著一個善良正直的靈魂。

十六年了,對受害者而言,正義似乎來得太遲。若非事件曝光,鄧老師或永遠是個冤屈的“失蹤者”。有誰知道,他卻是個不肯讓美好生活抹上汙迹的殉道者。

十六年了,對施虐者來說,正義之劍同樣來得太遲。據稱,在當地,“杜少平是個‘惡人,招募了一群‘小弟,只要能掙錢,高利貸、涉黃都敢搞。”杜少平在當地爲害多年,有報道稱,當地發生的多起刑案,均疑與杜少平有關。此次案發,原本亦是因暴力催款涉黑被捕。這就不能不令人生疑,假如不是撞到打黑除惡槍口上,杜少平是否還會繼續在當地爲惡下去?

顯然,在“操場埋屍案”的背後,仍有太多疑團等待解謎。當年杜少平作案時的新晃一中的校長黃炳松爲杜少平的舅舅,娘舅當校長,外甥承包校內工程,這本身就違規。黃炳松是否涉及工程貪腐,又是否對操場埋屍知情或參與,都須查個一清二楚。

同樣,鄧老師失蹤時,當地警方介入後,爲何家屬提供的線索,辦案者居然就“查無結果”,其中是否涉失職甚或貪贓護黑,同樣值得拷問。而且,爲何鄧老師的舉報會被涉案人獲知,又是誰在通風報信?舉報者竟然要爲其舉報付出生命代價,這樣的負面威嚇如不能得到校正,其後果無疑是可怕的。

“操場埋屍案”曝出太多令人匪夷所思的黑幕,盡管當地官方已表態對案子要“深挖徹查”,但人們依然期待,案件所涉及的諸多疑問均能盡快解開,無論涉案者還是助纣爲虐者都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關系網”與“保護傘”也須徹底鏟除。

【原載《羊城晚報》】

插圖 / 打擊黑惡勢力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