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生被殺案

2019-08-09 01:56:44 雜文選刊2019年8期

佚名

2019年5月18日,受害人謝雕的父親謝中華在微博上寫道:“我是北京中科院研究生謝雕的父親,在謝雕遇害後的三百三十九天時間裏,不知是怎麽煎熬過來的!終于接到法院的開庭審理通知:2019年5月24日上午開庭審理。”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的開庭公告顯示:該院定于2019年5月24日上午九點,在該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周凱旋涉嫌故意殺人一案。

命喪接風宴

2018年6月14日傍晚,北京的晚高峰如期而至。正在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讀碩士二年級的謝雕,在學校附近的餐館招待從重慶來的周凱旋。他拍了張周凱旋的照片發到高中同學群裏,說“周凱旋已經到北京了”。這是他在群裏說的最後一句話。

謝雕沒有絲毫防備,周凱旋突然掏出匕首,朝他的胸口、頸部、背部連刺七刀,隨後雙手高舉,擺出勝利的姿態。謝雕趴在地上,當場死亡。

周凱旋事後向警方供述:兩年前同學會上,謝雕說的一些話,讓他兩年來過得不舒服。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殺人動機。

事發後,周凱旋被北京海澱警方抓獲歸案。周凱旋殺害謝雕的匕首,由其提前網購直接寄到北京。

往事難如煙

謝雕出事時,他的父母正在河南平頂山的高速公路上。謝父是一名卡車司機,謝母跟車送貨。2018年6月14日傍晚,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謝母接到了學校打來的電話,老師告訴謝母:“謝雕出事了。”

2018年6月17日下午兩點,謝雕的父母在司法鑒定中心見到了謝雕的遺體。在親戚和家屬眼中,謝雕帶走了全家人的希望。

謝中華夫婦一直在咬牙供養謝雕念書。讀小學時,謝中華在鎮上開了個小型石料場,把山上的石灰石打下來,碎成小顆粒拉出去賣。幾年後,謝中華用開石料場攢下來的錢,買了輛大型拖車。但是後來,一場由謝中華負全責的事故,掏空了這個家的積蓄,讓他血本無歸。家庭陷入低谷時,謝雕正在讀初中。謝雕上高中時,謝中華夫婦開始四處打工。謝中華把未完成的大學夢,全部寄托在了兒子謝雕身上。打工期間,謝中華被查出鼻咽癌。連續做了一段時間化療後,身體稍微好一點,他又跑出去,給一家物流公司開大卡車。

在村裏,謝雕家一直是貧困戶。2012年,謝雕考上西安電子科技大學。他通過學校貸款繳的學費。謝雕遇害時,這筆錢還沒能還完。

謝雕出事後,在整理謝雕的遺物時,羅平發現了他的賬本。賬本上記著,他向幾個同學借了錢,用來買電腦組件。“他是學信息工程的,對電腦這些要求比較高吧。但這些賬,他沒跟爸爸媽媽說,應該是想自己還上”。

謝雕跟舅公羅平很親近。每年的假期只要回家,都會去舅公家吃飯。羅平是教師,有什麽問題,謝雕也願意聽他的意見。當時高中擇校,謝雕正是在羅平的鼓勵下選了當地的重點高中——墊江中學。而在墊江中學,謝雕遇到了同學周凱旋。

畫像嫌疑人

謝雕和周凱旋是高中同班同學、也是同宿舍的室友,謝雕還曾邀周凱旋到他們家吃飯。但謝雕的母親對周凱旋印象不佳。羅平說,謝母曾提起過周凱旋來家做客的事。因謝雕很少帶同學來家裏,因此謝母對周凱旋印象很深。謝母曾對羅平說,從進門到吃飯後離開,周凱旋沒有道一聲謝,也沒有打聲招呼說再見。

念高中時,周凱旋成績不錯,高考時考入川大,謝雕則考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因對成績不滿意,周凱旋退學複習了一年,後考入西安交大,本碩連讀。但因沉迷遊戲,連續挂科,周凱旋沒能繼續攻讀碩士。而謝雕則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

事發前,周凱旋從重慶來到北京找謝雕。在家屬發布的謝雕與同學的聊天截圖中,謝雕提到:“周凱旋來北京了,明天晚上得請他吃個飯,我開始說吃烤鴨,但他不喜歡。”後來,二人決定在謝雕學校附近的一家餐館吃。謝雕沒有意識到,一場殺戮正在逼近。

周父是學校物理老師。在同事們眼中,周父爲人厚道,處事也很公道,他家孩子在學校同事的眼中也一直優秀。

爲何會行凶?

實際上,自周凱旋上大學後,日子就一直過得不順利。據媒體公開報道,畢業後的周凱旋在重慶找工作也不順利,考公務員也沒通過。這在謝中華看來,或許是導致其心態扭曲的原因之一。然而,據謝中華回憶,在之前的一次同學會上,謝雕還曾試圖安慰周凱旋,勸他振作起來。但聚會上的一場遊戲,打破了平靜。

那場同學會上,包括周凱旋、謝雕在內的幾位同學玩起了“狼人殺”遊戲,不久後兩人便吵起來,甚至差點動手。至于爲何爭吵,在場學生均表示因爲事不大所以不記得了。

“案發前幾天,周凱旋還給兩年前聚會在場的同學發信息,還記得兩年前的聚會嗎?我要和他把賬算清楚。”一位兩人的共同好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據媒體報道,周凱旋的家人也在開庭前向警方遞交過精神鑒定材料,表示周凱旋患有精神疾病。對此,謝中華回應,最後的鑒定結果顯示,案發時周凱旋無精神性疾病,爲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

對于即將到來的開庭,謝中華表示:“暫時不考慮賠償問題,目前只希望盡快判決周凱旋死刑。”

【原載《法制文萃》】

插圖1 / 上學的背後 / 佚 名

插圖2 / 投毒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