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議員惡毒攻擊中國遭痛批

2019-08-09 06:18:34 環球時報

●本報駐澳大利亞特派記者 劉天亮 ●陳欣

澳議員的爆炸性言論點燃中國怒火。8日,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發言人對澳聯邦衆議員海斯蒂鼓吹“中國威脅論”表示“堅決反對”,嚴斥他的厥詞暴露了其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有違當今世界和平合作發展的潮流,有損中澳關系發展。在《悉尼先鋒晨報》當天刊出的文章中,海斯蒂將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崛起比作納粹德國。美聯社稱,這被澳媒形容爲總理莫裏森任內,澳政界對中國的最強烈指責。不少澳官員都批評海斯蒂的做法不符合澳大利亞利益。8日,澳總理莫裏森強調該國將繼續從與中國發展“合作性關系”中更多獲益,特別是從貿易角度,但他沒有責備海斯蒂的言論。有人提醒說,在對華關系上該怎麽做,莫裏森領導的澳政府應該做出清晰決定。

制造“廉價的媒體頭條”

海斯蒂是澳大利亞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他8日在文章中警告中國的崛起可能令澳大利亞的主權和自由處于危險之中。海斯蒂聲稱,西方認爲經濟自由化會讓中國民主化的看法是“我們的馬奇諾防線”,就像法國人相信他們的鋼筋和混凝土堡壘能在1940年保衛他們免受德國進攻一樣,但他們的想法遭遇了災難性的失敗。現在,澳大利亞對中國就像當時的法國一樣。SBS、“天空新聞”等多家澳媒都以“把中國與納粹德國相提並論”報道海斯蒂的言論。

澳大利亞聯合通訊社評論說,海斯蒂發表這番言論,正值澳大利亞處于微妙的平衡之間:一邊是最密切的戰略盟友美國,一邊是主要貿易夥伴中國,而兩國正在進行針鋒相對的貿易戰。8日在接受“天空新聞”采訪時,澳大利亞聯邦議員馬特·齊索斯威特批評海斯蒂這樣說“不負責任”,他的荒謬言辭不過是制造出“廉價的媒體頭條”,並不符合澳大利亞利益。

但也有人爲海斯蒂幫腔。澳大利亞內政部長彼得·達頓就誇這名擔任過特種部隊隊長並主持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的議員是最傑出的議員之一。達頓拒絕評論海斯蒂的觀點,但稱他可以提出所擔心的問題。在被媒體問到所謂“中國威脅”時,即將就任澳大利亞安全情報局(ASIO)局長的邁克·伯克斯聲稱,外國勢力的幹涉和間諜威脅“非常真切,非常嚴重”。

在批評海斯蒂的言論“極端、誇張、不討人喜歡”之後,澳大利亞工黨前排議員查默斯8日呼籲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澄清海斯蒂的言論代表政府,還是在管理澳中這個真正重要的雙邊關系上政府出現分裂?他說,在管控對華關系時,澳大利亞兩黨都需要艱難地處理好複雜和多層面的經濟和安全議題,權衡經濟、戰略和國家安全利益,海斯蒂這麽一說,會讓處理難度更大,而不是相反。

同屬自由黨陣營的莫裏森選擇和海斯蒂的說法保持距離。他說海斯蒂“顯然不是一名內閣部長”,試圖淡化其影響,但他又表示海斯蒂作爲後座議員,有權表達自己的看法。這種避重就輕的說辭,遭到工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英賢批評。“對華關系對澳大利亞十分關鍵,既複雜又重要”,她說,莫裏森必須確保政府采取“有紀律和前後一致的方式來管理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系”,而不是“迎合”他的後座議員。

臭名昭著的反華議員

8日在報道此事時,英國《衛報》用“臭名昭著的對華鷹派”形容海斯蒂。這一評價毫不爲過。海斯蒂擔任澳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以來,多次站在前台操縱反華議題。澳大利亞禁止華爲作爲5G設備供應商,正是海斯蒂領導的委員會一手推動。去年,澳大利亞出台一系列反對外國幹涉的法案,海斯蒂也曾利用“中國威脅論”爲之搖旗呐喊。今年6月23日,澳國防部證實計劃在北領地首府達爾文附近建設深水港供美國海軍陸戰隊使用,海斯蒂隨即表態,聲稱這一港口的建造將會“有助于抵消將達爾文港租給中國企業的‘愚蠢和短視的決定”。

除此之外,海斯蒂還利用自己在議會發言時可以不負法律責任的發言權,放出各種無法追蹤消息來源的資料,供媒體炒作“中國幹涉澳大利亞政治”的威脅論。他還曾抹黑、威嚇對華友好人士。爲了渲染“中國威脅論”,海斯蒂曾“爆料”稱,根據自己從美國獲得的情報,一名澳籍華裔商人不僅與中共統戰機構有接觸,而且還曾賄賂聯合國大會前主席。結果,據此炒作的媒體被澳大利亞聯邦法院判處誹謗罪。

澳大利亞《新日報》政治編輯薩曼莎·梅田8日在推特發文說,盡管莫裏森試圖淡化其涉華言論,但海斯蒂並非簡單的後座議員。他領導著議會中在情報和安全問題上頗具權力的委員會,該委員會定期接收ASIO關于中國的簡報。據《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在澳大利亞,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的地位和作用非常特殊,它是兩黨在議會的合作機制,避免涉及國家安全的重大議題受到兩黨鬥爭影響。

“曆史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中國的和平發展對世界是機遇,而不是威脅”,中國駐澳使館發言人8日敦促澳有關政客摘掉有色眼鏡,客觀理性看待中國的發展道路,多做有利于增進中澳兩國互信的事,而不是相反。

中國的經濟成功“應該受到歡迎,而不是憎恨”

海斯蒂發表此番言論之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珀剛剛訪問澳大利亞,並嚴詞指責中國。但是,他們希望澳大利亞跟隨美國提升對抗級數的想法,沒有得到澳方的全盤回應。澳大利亞不僅明確排除美國在澳部署中程導彈的可能性,也不認可對華貿易等于助長“中國軍事威脅”的論斷。

法新社評論說,對華政策已經成爲華盛頓與堪培拉之間一個突出的摩擦點。雖然澳美有共同防禦條約,但金融危機期間,中國購買澳大利亞煤炭和鐵礦石的做法幫助後者保持了增長。澳大利亞試圖與中國政府保持良好的工作關系。海斯蒂在他的文章中承認美國是澳大利亞最親密的安全和投資夥伴,不可能抛棄,但同時澳大利亞也不可能脫離最大的貿易夥伴國中國。他托出澳大利亞的如意算盤稱,該國正重新設定與中國接觸的條件,以維護澳大利亞的主權、安全和民主信念,同時從互利的貿易關系帶來的繁榮中獲益。

有澳分析人士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海斯蒂以更極端的言論附和美國對中國的批評,除了一貫攻擊中國的立場,恐怕也是想在澳內部制造一些輿論壓力。事實上,近年來中澳關系之所以難以回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澳情報安全部門過度炒作“中國威脅論”,蓋過了中澳在經貿、教育等多個領域存在共同利益的聲音。在他看來,如果任由海斯蒂繼續上演這種屢試不爽的套路,中澳關系恐怕還要經曆更多波折。

澳大利亞移民部長科爾曼8日對“天空新聞”說,澳大利亞與中國有著重要的經濟關系,“我們在有些問題上顯然存在分歧,但我們繼續在一系列事務上密切合作”。澳總理和內閣部秘書帕金森則表示,全球貿易亟待改革,但中國的成功應該值得慶祝。“中國的經濟成功無疑是過去30年全球最偉大的事情。這種成功應該受到歡迎,而不是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