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豐田:不僅要把車賣好,更要守護好“雪域精靈”

2019-08-08 18:11:18 汽車周刊2019年7期

江德洲

一家企業再大,它終歸是由鮮活的人所組成的。在豐田汽車的金屬表皮之下,流淌著的其實是這家跨國車企溫暖的品牌血液。

“致真 至極”是一汽豐田全新的品牌口號。簡單的四個字不僅代表了一種真心實意的價值觀,更意味著竭盡全力做到最好的方法論。生産汽車如此,回饋社會亦然。

對于一家真正負責任的企業來說,除了打磨産品,重視用戶,塑造品牌價值以外,熱心公益事業無疑是不可或缺的珍貴品質,因爲這意味著企業要對“利潤至上”這一傳統理念進行超越,才能對自然環境與人類社會做出更多貢獻。

這項事業在今天的一汽豐田眼中被賦予了新的外延。

7月4日,“極境西馭 一汽豐田雪豹守護行動”正式開跋。在總行程中超過1000公裏,海拔跨度近4000米的瑰奇旅途中,車主代表、主流媒體、投資人以及經銷商夥伴們在一汽豐田SUV家族的陪伴下共同經曆了草原、沙漠、險峰等多種路況的考驗,不僅充分領略了雪域高原的別樣風情,同時也爲雪豹這一“雪域精靈”的保護工作貢獻出了各自的力量。

事實上,這次活動只是整個公益計劃的冰山一角。一年以來,通過一汽豐田對科研項目的捐贈以及專家與志願者們的幫助,青藏高原區域的生態恢複、社區發展、科學監測和自然宣教都得以有效實施,並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志願者們在西藏丁青怒江河谷700多平方公裏的區域內已經捕捉到一百多次雪豹的影像資料,表明該區域的雪豹種群健康度與生態完整度都獲得了顯著的提高。

作爲一家擁有600多家經銷店,700多萬用戶的企業,一汽豐田始終將公益事業根植于心,而公益事業的可延續性並不僅僅停留在科研基金捐贈或車輛、器材的提供之上,持續地傳播環保意識,影響更多社會成員關注人類及其他物種的生存環境才是關鍵。在這層意義之上,一汽豐田義無反顧地走在了前面。

逆風下的高歌猛進

如果留心市場,這個夏天對車企來說是無疑是頗爲忙亂的。

産銷量跌跌不休,雙積分核算咄咄逼人,搶跑國六的信號燈閃爍不定……四面皆是圍堵而來的高牆,而不論體量大小、定位高低,各個汽車品牌在全盛時代的銳氣與豪邁仿佛都收斂了許多。

可高調也好,低調也罷,數據向來不會說謊。

總量羨煞旁人,具體車型的銷售成績也相當值得玩味。除了卡羅拉、榮放RAV4等各自領域的“常勝將軍”,家族新秀們的表現都可謂亮眼。去年夏天上市的奕澤一直保持著進步態勢,其6月單月銷量5141台,上半年訂單同比增長173%,累計零售29,832台。

根據一汽豐田的官方統計,在剛剛過去的6月份,一汽豐田在國內市場共售出6.9萬台汽車,同比增長高達16%。而今年1-6月份,一汽豐田在國內市場的累積銷量超過38萬台,同比去年實現了6%的大幅上漲。同時,一汽豐田在國內的市場份額也提升了0.8個百分點,達到4%。得益于此,一汽豐田上半年的KPI甚至超額完成,全年銷售目標已經實現了51.7%。

上市僅三個月的亞洲龍收獲訂單29,726台,6月份交車數量達5611台,當仁不讓地站在了新上市車型中的“C位”,也無愧于一汽豐田旗艦車型的定位。不僅如此,填補MPV市場空白的威爾法雙擎、情懷小跑86等進口車型的引入也進一步強化了一汽豐田産品戰鬥序列的綜合實力。

作爲鮮明的對比,今年6月份與上半年的全國乘用車批發量預計值爲154萬輛與957萬輛,分別同比下降14%與15%。一邊是在炎炎夏日中持續彌漫的寒氣,一邊是一汽豐田迎著逆勢高歌猛進的自信……強者愈強的內生力究竟是什麽?

有路必有豐田車

作為這個星球上體量最大的汽車企業之一,豐田的偉大之路並不像常人所想的那樣一帆風順。中庸與務實是業界給它的評價,但創新與應變始終是它的底色。

上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爆發,中東産油國的提價與禁運嚴重制約了歐美、日本等地的汽車市場。此時,以豐田爲代表的日系車企開始研發尺寸更小、重量更輕且更加省油的經濟型轎車,並以人性化的人機工程設計、極爲出色的質量可靠性贏得了挑剔的北美地區消費者。時至今日,這些經久耐用的豐田車仍然在他們心中占據著傳奇般的地位。

2008年的金融風暴也曾讓持續盈利58年的豐田集團遭受過重創,面對排山倒海的危機,大廈並未如悲觀者預想的那樣全盤崩塌。當時的豐田選擇全面檢討其發展戰略,毅然實施戰略轉型,提出全面回歸“現場主義”經營。改組高層,統一思想,剛剛上任的豐田章男社長也身先士卒地深入到經營活動的各個現場,甚至以車手身份親自參與拉力賽事,與員工們共同思考、成長。

從奕澤上市正式拉開了年輕化、個性化轉型的帷幕,在國內消費者眼中向來保守穩重的一汽豐田也正進行著自己的姿態轉變。在全新的TNGA架構之下,亞洲龍、十二代卡羅拉等新産品也已摩拳擦掌著爲公衆展現煥然一新的産品魅力。不論從産品的設計、品質、性能還是營銷工作的推進,一汽豐田似乎都開始扮演起車市中那個罕見的“激進”角色,並與不斷蛻變的日系夥伴們一同走上了市場擴張的快車道。

“船大難調頭”的甜蜜枷鎖與“永不磨損”的譏诮反諷背後,潛藏著的其實是豐田集團強大的自我修正能力與內生能力。這種能力潤物無聲,卻能像核反應堆一般驅動著這艘巨型航母達到更高的航速,同時機敏地躲避漩渦與冰山的攔截。
世界之大,不單只被商業與利益充斥。在做好産品、利潤、品牌之外,充分關注實現人自身的價值,關注人類與其他物種的生存家園,這種精神格局才是豐田能夠屹立于偉大之巅的源頭。

到2020年,一汽豐田將實現70%的産品在TNGA架構下生産。2019年一汽豐田還將在國內投放4(國産車型)+2(進口車型)共6款新車。這對于一汽豐田車型陣營的豐富、綜合産品力的提升以及全年銷量目標的達成皆是意義重大的。

可質疑聲總是有的,他們總是會擔心:豐田車是否不再豐田了?稍有常識的人也能明白,事實當然並非如此。 TNGA架構的銳意創新的背後,依然是豐田穩重求勝的戰略核心。豐田喜一郎時期便確立的風靡全球的批量生産方式,時至今日依然在被繼承者們優化和發揚。

與其他廠商僅僅將架構指代爲硬件不同,TNGA更像是一次汽車制造理念上的“革命”。這四個字母貫穿整個生産環節,是一個涉及汽車研發、設計、生産、采購等全産業鏈價值在內的創新體系。如果用豐田先進技術開發內部公司總裁伊勢清貴的話來概括:“TNGA最大的目的並非通用化和降低成本,歸根結底還是制造更好的汽車。”

對于如何制造“更好的汽車”,豐田給出的謎底便是“高QDR”(即:Quality品質、Durability耐用性、Reliability可靠性)基因全球車輛生産過程中的傳承,一汽豐田當然也不例外。

舉例來說,即便誕生于T N G A GA-C平台的十二代卡羅拉在外觀、內飾、操控以及智能化網聯化等指標上全方位進化,但極度的均衡性依然在昭告著天下:它的精神內核始終延承自那個全球賣出4700萬台、奔跑在世界任意角落的傳奇家轎。可以說,選擇卡羅拉的用戶一直都在,未來也不會離開。

這便是信任的力量。不論國別幾何,不拘時間流逝,消費者們能夠買到的依舊是“開不壞的豐田車”。如果非要在牛頭標之上添加一些感性的腳注,文章開頭引用的車爾尼雪夫斯基的那句名言再合適不過了:任何東西,凡是我們拿來和別的東西比較時顯得高出許多的,便是偉大。

我們很慶幸置身于風雲變幻的汽車行業之中,更慶幸與那些優秀的汽車企業身處同一個時代。凝視著那些在各行各業流芳百世的創始人們,我們不禁要問,成爲一家汽車界的“百年老店”,真的很難嗎?

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豐田車。我們與偉大的距離,或許只與時間相關。在一汽豐田看來,上面那個議題的答案似乎既簡單,又困難。簡單在時間總能留下最好的,困難在時間總是無情的。

這對于所有向著“偉大”二字砥砺的同行者與競爭者們來說,或許都將是寶貴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