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們始終記住曾經鼻青臉腫但卻快樂的青春模樣

2019-08-08 18:11:18 汽車周刊2019年7期

羅逸然

2018-2019NBA賽季已在前不久正式落下帷幕。在這個賽季開始前,當考辛斯帶著“報複”全聯盟的沖動選擇加入已經兩連冠的勇士隊後,大多數專業媒體和球迷都認爲:“NBA大結局已經提前到來。”甚至在一些球員眼中,已經集齊五星的勇士是不可能被戰勝的。

然而,當總決賽第6場結束後,捧起奧布萊恩杯的卻是名不見經傳的多倫多猛龍隊。在一舉結束勇士隊數年霸權的同時,猛龍隊也創造了曆史,成爲加拿大首個NBA總冠軍。事實上,在此前的數個賽季中,猛龍隊不聲不響的增強著陣容實力,並不斷打磨體系,當迎來倫納德這顆帝星之後,他們也隨之蛻變,終成王者。

在NBA這個全球競爭最爲激烈的體育聯盟中,冠軍從來只屬于少數豪門球隊已經成爲了固有認知。並非每一支球隊都志在冠軍,就好比那些生活在野猿家族的普通公猿一般,王者注定只是少數人的圈內物。

不過總有人不信邪,即使明知山有虎,他們也偏向虎山行。面對那些絕對強者,也從未放棄挑戰之心。吉利、廣汽傳祺、長安就是這樣一群不信邪的中國車企,在合資、外資車企統治數十年的中國車市中,他們以SUV起家,短短幾年後便行將占據半壁江山。而在當下這個風雨飄搖的車市中,他們又一次毅然選擇了B級轎車這個中國品牌從未染指的市場,再一次發起了沖鋒。

曾經的“鼻青臉腫”

2011年,當哈弗H6橫空出世,宣告中國品牌SUV時代正式開啓時,李書福治下的吉利汽車卻依然醉心于轎車研發。在此前的兩年間,吉利先後推出的自由艦、金剛以及精品緊湊級轎車帝豪EC7等産品對于吉利業績的高速增長功不可沒。隨即定位于B級轎車的吉利EC8于當年面世,也正式開啓了吉利産品精品化的向上之路。

不過,從世紀之交汽車進入中國尋常百姓家開始,直到新世紀第一個10年,B級轎車從來都帶有濃厚的官企政商色彩,其20多萬元的售價令許多家庭購車用戶望而生畏,成爲了被人仰望的存在。

所以當EC8這樣一台定價10萬元-15萬元的B級車出現時,著實令市場震動不已。然而,在那個年代即便是吉利,其所售産品平均價格也不足5萬元,這樣的情況也是那個年代中國品牌的縮影,即在消費者心目中是廉價、低質的代表。

10萬元以上的汽車市場大都爲合資品牌占據,猶如天然的鴻溝將中國品牌隔絕于下。

另一方面,吉利EC8過于商務化的外型設計,令人诟病的4AT變速箱,以及不斷出現的小故障也在那時的汽車論壇逐漸發酵,進一步斷絕了許多潛在買家的意向。

可以說,在2014年以前,吉利EC8猶如上世紀90年代曾昙花一現的紅旗名仕一般,只在市場掀起了些許波瀾。而那時中國品牌B級車的主要對手則依然是合資品牌的A級車們,即便是集全品牌之力打造,依然在産品力不敵對手低一級別産品。再加之定價優勢並不明顯,EC8最終慢慢淡出視野。彼時依然端坐釣魚台的帕薩特,雅閣和凱美瑞們想必並不會注意到這個已經撞的“鼻青臉腫”對手的。

“鳳鳴岐山”

如果2030年中國品牌B級轎車已能夠與合資品牌對手們正面對壘,並占據了相應市場份額。那麽回首過往,爲這一切打下基礎甚至于開創局面的先驅則非吉利博瑞莫屬。

2014年12月15日,作爲吉利EC8繼任者的吉利博瑞鼎著“最美中國B級車”的光環被正式推向市場。

而彼時的車市正是SUV發展如火如荼的盛年光景。中國車市的銷售總量,也隨著SUV市場的井噴開啓了高速狂奔模式。

不過李書福似乎偏執的對轎車情有獨鍾,依然選擇了“HARD”模式,選擇推出一台B級轎車,大有畢其功于一役的架勢。

直接結束商王朝的縱然是周武王,然而沒有文王打下的基礎,武王伐纣便無從談起。站在當下來看,博瑞並非吉利這些年的銷量擔當,其也從未成爲過B級車市場的一方領主。但是,從博瑞發售之後,吉利便一年一大步完成了四連跳,銷量再非其唯一追求的KPI。因此,博瑞也堪稱吉利的“鳳鳴岐山”。

全新而令人側目一新的自主設計,自主研發的1.8T渦輪增壓發動機、質感大爲提升的內飾設計和做工,堪比C級車的空間實用性以及優異的行車質感,這些都讓吉利博瑞自然進入了尋常消費者的購物車。而其11萬-18萬元的智慧定價策略,上接傳統合資B級區間,下打傳統合資A級車市,以比對手更爲豐富的配置將性價比演繹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