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唐墓中的十二生肖俑

2019-08-08 02:44:48 文物鑒定與鑒賞2019年11期

周甯

摘 要:十二生肖也稱十二屬相,是表示十二辰的十二種動物。十二生肖在我國起源較早,流傳廣泛。十二生肖俑作爲隨葬品,在隋朝至初唐時期普遍流行。新疆地區的吐魯番阿斯塔那唐墓中也發現了頗具地域特色的十二生肖俑。文章通過對新疆博物館館藏生肖俑的介紹,以及其與陝西曆史博物館館藏十二生肖俑之間同異的比較,體現出中原文化與西域文化的融合。

關鍵詞:唐代;吐魯番;十二生肖;屬相;中原文化

十二生肖俑也稱“十二支神俑”,代表地支的十二種動物俑。東漢時期的哲學家王充在《論衡》中寫到:“子之禽鼠,卯之獸兔。”“禽”與“獸”並舉,說的就是生肖。《中國曆史大辭典》對十二生肖的定義爲十二種用作紀年標志的動物,與紀年的十二地支相配屬,多用以記錄人的生年。這十二種動物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古人以十二種動物來配十二地支,子爲鼠、醜爲牛、寅爲虎、卯爲兔、辰爲龍、巳爲蛇、午爲馬、未爲羊、申爲猴、酉爲雞、戌爲狗、亥爲豬。

十二生肖自古以來就和人們日常的衣食住行、勞動生活有密切聯系,寄托了先民對自然界的崇敬和美好願望。它反映了先民們對動物的崇拜與熱愛。據考證,“十二屬相”的說法最早起源于東漢時期,隋代之後,作爲隨葬品在墓葬中出現的情況就普遍存在了。考古資料表明,十二生肖俑在隋至初唐時期主要在湖南、湖北等地流行,北方地區墓葬出現生肖俑作爲隨葬品的時間較晚,盛唐時期才流行開來。

《唐會要》中有“四神十二生肖”的說法,四神就是指兩組鎮墓獸、鎮墓俑,連同十二生肖俑一起,起到鎮墓辟邪的作用[1]。在今陝西西安、新疆吐魯番等地的唐代墓葬中,均出土有此類型的十二生肖俑,不過在吐魯番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生肖俑僅爲單件或多件,未發現十二尊同時出現于一座墓葬的情況。

新疆博物館收藏的五尊生肖俑是研究新疆古代生肖文化重要的實物資料。其中的雞首人身俑和豬首人身俑保存較爲完整,這兩尊生肖俑是1972年出土于吐魯番阿斯塔那216號墓,其大致的年代是盛唐晚期到中唐時期。兩尊俑均爲木芯泥塑。雞首人身俑(圖1),通高80厘米,雞頭塑造得十分生動,雞冠高聳且堅挺有力,雞喙呈圓尖形,眼睛瞪圓,耳朵側豎。直頸,胸微袒露。上身穿綠色交領寬袖長袍,衣領、袖口及下擺均鑲以卷草紋錦邊。雙手拱于胸前。下身著褐色花長裙,裙長曳地。足穿花錦鞋,站立于一長方形底板上。雞首、脖頸、胸及雙手均繪桔黃色彩。豬首人身俑(圖2),通高79厘米。豬的頭部在寫實表現中有適度的誇張,臉型瘦,豬鼻前伸,鼻孔大,嘴裏左右兩側的兩顆獠牙把上唇部分頂起了褶皺,雙耳直豎,眼睛大並誇張成彎月形,整個頭部除了眼仁爲白色外,其余都被塗成了黑色。直頸,胸微袒露。上身著桔黃色交領寬袖長袍,衣領、袖口及下擺邊緣均鑲以寶相花紋錦邊,雙手齊胸作恭揖狀。下身穿棕褐色紅藍點小團花長裙,裙長曳地。足穿方頭鞋,亦站立于長方形底板上。兩件生肖俑全身比例勻稱適度,雕塑手法十分細膩,神態端莊肅穆,衣紋線條流暢,彩繪精細,形象逼真,具有很強的寫實韻味。

目前出土的十二生肖俑大部分都是按照順時針的順序排列的,有可能是時空循環往複的含義。有學者認爲墓葬中的生肖形象主要是用來表示方位、記載年月的,同時,有守護墓主人求其平安吉祥、驅邪辟凶的作用。

用十二生肖像來辟邪,作爲墓中隨葬俑的同時,還有用十二生肖的屬相來作紀年的。人們習慣把某年出生的人冠以某年的屬相,如子(鼠)年出生者屬鼠,亥(豬)年出生者屬豬。因此,在一些古代文書中常記以“龍”年、“蛇”年的年號。這不僅在我國古代的漢族地區盛行,在少數民族中也被廣泛地應用。如新疆地區的高昌回鹘(維吾爾族祖先)就廣泛地使用,在出土的回鹘文經卷中常標有“雞年”“龍年”等年號。同時,在新疆吉木薩爾發掘的北庭高昌回鹘佛寺遺址的壁畫牆面上也發現有“牛”年等年號,這種習俗一直延續到元代。在回鹘文書寫的“善斌賣身契”上就寫有“龍年八月二十六日”的紀年。據發掘者介紹,在此墓中,只發現了雞俑和豬俑,未發現全組十二生肖俑像,因此,有學者推測墓葬中出土的單個生肖俑可能與墓主人的生肖屬相一致,也有可能是墓主人出生與死亡年份相對應的屬相。但筆者認爲從該墓葬的形制屬于夫妻合葬墓來看,阿斯塔那216號墓中的雞俑和豬俑代表的是墓主夫婦的屬相,這種說法更爲合理,也就是說夫婦二人分別生于酉年和亥年,男性屬雞,女性屬豬。

除了這兩尊生肖俑以外,新疆博物館還有一尊兔俑、一尊羊俑以及一尊頭部已經殘缺的生肖俑,前兩件生肖俑也都是獸首人身。兔俑呈直立狀,通高約52厘米,木芯泥塑,雙眼球制作得大而突出,從上衣紋殘存的顔色可以看出是花青色,下身的裙裝爲深褐色,做直立拱手的姿態。羊俑通高51厘米,制作手法和材料與兔俑相同,只是該俑身著的服飾色彩不同,上半身爲深褐色,下身穿著花青色的裙裝。這兩件俑雖然保存程度沒有前述的生肖俑完整,但是從整體造型風格來看都是一致的。

新疆地區出土大型生肖俑的墓葬迄今僅此一例。一般情況下,墓葬中隨葬的十二生肖俑通常以整套形式出現,但也有墓葬出土單個生肖俑的情況[2]。吐魯番阿斯塔納墓葬出土的這幾尊生肖俑就不同于內地墓葬集十二生肖俑于一墓,而是陪葬的生肖俑僅爲單件或多件。

陝西曆史博物館的展廳內也陳列了十二尊生肖俑(圖3),這組十二生肖俑出土于西安韓森寨唐墓(天寶四年,745),獸首人身立姿像,身著寬袖長袍,表面塗紅綠彩繪,一字排開,仿佛一隊整齊的謙謙君子,正向人們拱手行禮[3]。俑采用頭、身分制,然後粘接成一體,俑爲中空。十二生肖的身體部分基本相同,但是頭部卻塑造得十分生動有趣。例如猴俑,雙目圓瞪有神,嘴巴緊閉,兩耳側聽,顯出猴子頑皮好動的一面。而豬俑(圖4)突出的則是一張大嘴,大鼻孔,十分有趣。兔俑則是寫實的一雙長大耳。牛、羊俑則從雙角的內彎或側伸以示區分,體現了工匠對各類動物細致准確的刻畫,同時反映出雕塑技藝的高超。

生肖俑作爲隨葬品,自隋代以來就成爲漢民族喪葬習俗之一。對于這種葬俗的流播地區、時間及影響,就目前考古資料來看,十二生肖俑隨葬的方式最早見于南方的隋墓中,西安則見于盛唐前期的墓葬中,吐魯番地區見于盛唐後期的墓葬中。西安唐墓是受了南方的影響,而吐魯番唐墓應是受了西安唐墓的影響。

十二生肖俑屬于中華傳統文化,古人將它放在墓葬裏,是用來“壓勝”“辟邪”的,多是漢人使用。爲什麽陝西和新疆都出土這種十二生肖俑呢?《維吾爾十二生肖文化源流考》一文中寫道:“中國十二生肖文化覆蓋面很廣,不僅流傳于我國漢民間,而且也較廣泛地流行于各少數民族間。從新疆出土的佉盧文、漢文和回鹘文文獻及傳世的《突厥語大詞典》所反映的生肖文化內容來看,無論是哪個民族,其間流傳的十二生肖紀年法,雖然存在不少差異,但基本上大同小異,可以認爲源于一脈。”

關于十二生肖,在我國各民族中有很多傳說。最靠譜的是我國自帝舜時代,就開始使用天幹十個符號和地支十二個符號相配合的幹支紀年法,這是我國最古老的曆法。不過,當時還沒有以動物配地支的紀年方法。據文獻記載和考古發現的文物來看,到了漢代,隨著北方各族群同漢朝在各個領域交往的深入,我國以動物紀年與幹支紀年相融合的十二生肖紀年法得以産生。到了南北朝時期,我國內地民間已經開始普遍使用十二生肖紀年法了。

那麽,十二生肖紀年法是何時傳到新疆的呢?雖說對于新疆古代先民早期生肖文化的起源,目前受資料所限,無法給出一個確切答案,但依據新疆境內出土的佉盧文書來看,在公元3世紀中期到公元4世紀中期,十二生肖紀年法就已經傳入新疆地區。十二生肖紀年法起源于中國,經河西走廊傳入塔裏木盆地,通過早期的大月氏、大夏以及後來的粟特等古代族群傳到了中亞乃至印度等地區和國家。在魏晉南北朝以後,漢人大量移居到西域地區,特別是吐魯番地區,伴隨而來的便是中原漢文化的不斷傳入,這些文化習俗中就包括十二生肖紀年法。

現藏于新疆博物館的五尊吐魯番阿斯塔那古墓群發掘出土的十二生肖俑,它們和陝西曆史博物館展出的十二生肖俑從相貌、服裝、體態、大小等方面都非常相像,都是獸首人身,拱手直立,衣裝雍容,這就說明各民族民間傳統文化在很早的時候就相互交融,彼此滲透、影響。

參考文獻

[1]趙豐.絲綢之路美術考古概論[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

[2]楊志忠.邛崃縣北宋墓清理簡報[J].四川文物,1985(3).

[3]張正嶺.西安韓森寨唐墓清理記[J].考古通訊,19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