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膩超級英雄,“反英雄”嘗鮮

2019-08-08 06:17:44 環球時報

本報特約記者 陳文

如何理解“反英雄”影視作品的流行?在中國電影市場,已上映13天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面對《烈火英雄》《使徒行者2》等暑期檔強片挑戰,依然穩居單日票房榜首,累計票房已突破29億元人民幣;在北美,亞馬遜出品的漫改劇集《黑袍糾察隊》在IMDb影評網站一上線就打出9.0的高分……這兩部作品的角色塑造都顛覆了大衆對傳統英雄的認知。“反英雄”作品也是近幾年才集中出現並接連成功,背後體現出超級英雄作品的發展和觀衆審美變遷。

“反英雄”頻出爆款

最初登場的“反英雄”有些生不逢時。2014年,DC漫改劇《康斯坦丁》推出後一片好評,口碑甚至超過2005年上映、基努·裏維斯主演的電影版。但該劇僅播出13集就被砍,原因是收視率不達標。每當北美有“你最希望哪部美劇被複活”這類調查出現時,《康斯坦丁》總能排在前三。北美評論普遍認爲,如果該劇遲到幾年推出,憑借其超高口碑,絕不可能是一季遊的命運,可當時“反英雄”對于北美主流觀衆還是顯得過于另類。

2016年,“反英雄”劇開始擡頭:兩部代表性作品是DC高人氣“反英雄”《路西法》,以及重口味漫改劇《傳教士》。兩部劇都收獲不俗口碑,尤其是《傳教士》,在科幻劇迷中被捧爲“神作”。在流媒體平台的資金支持和更靈活的劇集開發策略下,“反英雄”劇集收視和口碑越來越好:2018年,《末日巡邏隊》一開播就在IMDb上獲得9分的高分,爛番茄網站新鮮度高達93%;同時段網飛推出的《傘學院》也取得不俗的口碑和播放量。這類劇集也從過去的冷門小衆劇,變成社交媒體上討論熱度高的人氣劇集,一些過去因收視率低被取消的劇集也被“複活”——在福克斯播出了三季的《路西法》,被網飛續訂了第四和第五季,今年播出的第四季更創下該系列最佳口碑。▲

暗黑VS明亮

講述三人組尋找失蹤上帝的《傳教士》,是混搭暗黑魔幻格調、辛辣又帶點黑色幽默的非傳統劇集。到了《黑袍糾察隊》,主創更加天馬行空,男主角之所以踏上獵殺超級英雄之路,是因爲他與女友在路邊接吻時,女友被超級英雄意外撞死。這位意外撞死人的超級英雄出事後直接跑路,事後又通過公司用封口費解決。這種人物塑造上的“暗黑風”正是“反英雄”劇的一個常見套路。

在另一部“ 反英雄” 劇《末日巡邏隊》中,整個團隊都充滿怪誕、反傳統的“氣質”,與毒液、死侍這類“另類英雄”極其相似。例如由《木乃伊》主演布蘭登·費舍飾演的機甲人,就因失去肉身變得暴躁,而由“孔雀”馬特·波莫扮演的底片人拉瑞·崔納,同樣因身體變化變得陰郁。末日巡邏隊中的成員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超級英雄——他們徘徊在社會邊緣,被普通人輕視、排斥,但正是這群“怪胎”拯救了世界。

“反英雄”劇顛覆的不僅是劇情,影像呈現也與傳統超級英雄題材的明亮風格不同。例如今年溫子仁監制的《沼澤怪物》中,荒涼末世的構圖和色彩備受好評。另一個套路則是對現實的反諷:道德灰色地帶在哪?超級英雄們都是完美的嗎?▲

未來會被“超英”反諷嗎

近十年來,以漫威爲代表的超級英雄影視作品引領了好萊塢的産業方向,超級英雄的全球商業和文化影響力達到高峰。不過隨著觀衆對“偉光正”的超級英雄們審美疲勞,“反英雄”順勢迎來高光時刻。對超級英雄和偶像過度商業化的反思,會改變好萊塢嗎?

《黑袍糾察隊》中,擁有超能力的“英雄”被發掘後會參加選秀比賽,甚至有專業的運營和公關團隊幫他們打造個人形象,最終成爲網紅。

該劇中超級英雄代表“超級七人組”,被認爲對應的正是DC正義聯盟“七巨頭”:祖國人(超人)、梅芙女王(神奇女俠)、火車頭(閃電俠)、玄色(蝙蝠俠)、深海(海王)、隱形人(透明人)和點燈人(綠燈俠)。街道上放眼望去全是“超級七人組”的衍生商業産品——電影、主題公園、電子遊戲等。但諷刺的是,“超級七人組”每人都有不爲公衆所知的陰暗面:例如“祖國人”濫殺無辜,“火車頭”其實是瘾君子,“透明人”愛好偷窺等。

接下來,還將有大量“反英雄”陸續登場。2009年上映的電影《守望者》將在今年秋季檔推出同名劇版,這部HBO劇集和其他“反英雄”劇一樣充滿暗黑風格,並有著大片質感,被認爲是下半年最受外界期待的美劇。流媒體平台Hulu也將推出兩部漫威“反英雄”劇,分別是《惡靈騎士》和《地獄風暴》,題材來自漫畫裏的撒旦之子。

當“反英雄”劇進入流水線作業,難免會出現新一輪同質化瓶頸。到時,好萊塢是不是又要拍反諷“反英雄”劇的作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