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來虧損真相

2019-08-03 08:01:39 證券市場周刊2019年28期

伍信宇

好未來的截至5月31日2020財年一季度的財報已經發布,其2020財年第一季度淨收入7.028億美元,同比增長27.6%;歸屬于好未來的淨虧損爲730萬美元,上年同期歸屬于好未來的淨利潤爲6680萬美元,頓時成爲主要的關注點。

這份財報數據大幅低于市場預期,以至股價遭遇下跌。而在財報公布後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中,好未來首席財務官羅戎表示,此次虧損的原因主要是因爲,“進一步擴大了在線業務的産品和規模,並加大了對技術的投入。”

虧損的原因很多人歸結爲:從上一年開始加強的校外培訓監管帶來了較大的壓力;如同羅戎所解釋的,加大在線業務和技術的投入;營銷費用高漲。

但真相並不是這樣。虧損來自于投資項目減值的8325萬美元。

投資項目減值金額劇增

好未來中文版的財報只給出了結果,真相在完整的13頁英文版財報中。

好未來的基本面並沒有出現問題,只是增速放緩。2020財年第一季收入7.03億美元,同比增長27.6%,而2016-2019財年,收入的增速都保持在43%以上,確實放緩了,畢竟作爲教育行業龍頭,基數太大。經營利潤5731萬美元,同比降低23.5%,主要是銷售費用增加了6089萬美元,增幅64.4%,管理費用增加了5043萬美元,增幅40.3%,大大超出了收入增速。盡管如此,經營利潤仍高達5731萬美元。

表:好未來主要財報數據

數據來源:公司財報

但投資項目減值劇增20倍,高達8325萬美元,而上一年同期僅爲408萬美元。財報中與此相關的有三項:

一是Impairment loss on long-term investments(長期股權投資損失),財報中解釋爲“other-than-temporary declines in the value of long-term investments in several investees”,包括多個類型的投資項目,這部分損失5059.4萬美元,上一年同期僅虧損971萬美元,2019財年虧損5809萬美元,這一個季度就超過了2019財年全年,是虧損的最主要來源。

二是Other expense(其他費用),財報中解釋爲“loss from the fair value change of an equity security with readily determinable fair value”,即主要是可辨認公允價值的投資項目,一般持股50%以內,這部分損失3133萬美元,上一年同期盈利868萬元,而2019財年盈利1.32億美元。

三是Loss from equity method investments(權益法投資的損失),投資占股20%-50%的項目。這部分損失133萬美元,相比數額較小。

那這些投資的都是什麽項目?

最新的季報裏沒有詳細披露投資項目的情況,但是2019財年的年報裏有,2019財年長期投資項目減值5089萬美元,其中兩大項累計占比97%:一是在線教育和在線平台相關項目,減值3488萬美元,占68.5%。二是成本法投資的項目(即持股20%以內),減值1449萬美元,占28.5%。

據此判斷,2020財年第一季的投資減值項目,大概率也應是如此:在線教育仍然難以盈利,占據好未來投資減值的主要部分;而另外參股投資的大量早期項目也未能如期發展,在估值泡沫後終于回歸現實。好未來戰略投資部這些年的大範圍投資,正在經曆投後困局。

經過梳理,好未來投資的部分在線教育公司爲數不少,但具體哪些公司的投資面臨減值並不清楚。

新東方的投資項目減值高企

投資項目減值同樣發生在新東方的財報中,2019財年(2018年6月-2019年5月),其投資項目減值1.07億美元,而上年同期投資項目減值僅37.9萬美元。經營利潤3.05億美元,同比增長16.2%,但扣除投資損失的1.07億美元,淨利潤降到2.28億美元,同比下滑23%。

相比好未來,新東方的經營利潤仍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其差別在于營銷和管理費用,同樣2019年3-5月,好未來營銷費用1.55億美元,同比增長64.4%;新東方營銷費用1.06億美元,同比增長18.5%。

資本給你的,都要還回來

好未來、新東方投資項目的大量減值,實際是教育行業一級市場投資的一個重要信號:以前大量投資的公司,正在發生不同程度的虧損。

另外,大量減值都是從2019財年開始的,好未來(2018年3月-2019年2月)減值7428萬美元,新東方(2018年6月-2019年5月)減值1.07億美元,這個時點與教育行業投資的情況正吻合——教育行業投資從2014年年底開始興起,隨後的2015-2018年進入火熱,資本如潮水般湧入,助推出大量估值虛高的項目,拿資本的錢也變得很容易,一時泥沙俱下。家教O2O就是典型案例,700家公司3年瘋狂融資超30億元,最後卻草草收場,所剩無幾。

教育行業雙巨頭好未來、新東方也在競爭中不斷加大投資布局,但大量的投資項目最終在2019年的財報中帶來了巨額減值。

但是,投資布局對好未來而言,仍是可以犯錯但不能錯過的事。可以看到,好未來的投資主要集中在科技、在線教育,這兩個方向代表著教育行業未來的發展,通過投資,可以盡早布局,有好的方向和公司就能及時發現。徐小平曾在好未來上市後,鄭重地對俞敏洪說:“我現在關心的是,未來三年怎麽能不再崛起一個強大的對手。”投資項目減值的損失,和崛起一個新的對手相比,就不算什麽了。

而且,通過投資去開拓新領域,也是性價比最高的選擇。雖然好未來有自己的研發和培育的項目,但總不能什麽都去做,大公司的體制也不一定適合創業公司的快速發展。通過投資,將試錯成本轉移出去,是最便宜的開拓新領域的方式。不過,好未來應該成立體外基金去投資,這樣投資項目的減值,就不會對財報産生負面影響。

好未來、新東方對投資項目的減值,很可能只是一個開始。雙巨頭投資的項目,基本可以認爲是行業裏靠前的,這都已經開始減值了,市場上其他類投資機構的情況可想而知,現在的投資必然會更加謹慎。更糟糕的是,還會有更多的教育公司,在2015-2017年拿到錢,但教育是一個慢生意,經過2-3年的燒錢發展,根本不夠快速産生盈利,現在的現金流情況已經堪憂,但下一輪融資又面臨上一輪估值過高的問題,不打折新投資人不願意,打折融資上一輪投資人就虧了。

所以,2019年上半年,很多的教育機構現金流斷裂、關店跑路、打折求收購的情況就順理成章了。特別是一些違背商業邏輯、不能産生盈利、ToVC的項目,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只能走向滅亡。

真正的風暴還在後面。

任何行業的興起,只有在經曆一輪泡沫後,才能走向真正的發展。

潮水退去,誰在裸泳?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作者聲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證券市場周刊 2019年28期

證券市場周刊的其它文章
一次鷹派的降息
速讀
微博
要刊速遞
數據
科技好時光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