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堯講述“元朗事件”始末

2019-07-26 06:16:27 環球時報

本報赴香港特派記者 範淩志

《環球時報》記者25日來到何君堯的辦公室時,他正在處理公務。對不了解香港事務的內地人來說,“何君堯”並不是個熟悉的名字。不過,最近這位立法會議員占據了香港媒體的大塊版面,只因21日元朗事件發生後,網上流傳他與“白衣人”握手的視頻,被打成“建制派與黑社會勾結”的“證據”。他的多個辦事處被砸,更令人憤怒的是,他父母的墓地也被極端分子破壞。25日,《環球時報》記者在何君堯辦公室,聽他講述元朗事件的來龍去脈。

何君堯告訴《環球時報》,21日當晚,他跟朋友吃完晚飯後約晚上9點返回元朗的家。所謂的“與白衣人握手視頻”就出現在這個時間段,“我是新界西議員,元朗很多市民認識我,跟我打招呼很正常,我不是暴力行動的組織者”。他說,“穿白衣服的人有一個是我認識的,只知道他們是爲防止黑衣人鬧事”。何君堯稱,使用暴力確實不對,但“黑衣人挑釁在先,爲什麽300多人跟著林卓廷(反對派議員)。林卓廷不是回家,不是觀光,而是到別人的家門口鬧事”。

元朗事件後,何君堯的正常生活被打亂。“有人在社交媒體上貼出了我的辦事處地址、電話,甚至兒子的信息。緊接著我父母墓地的地址也被貼出來,還有人說什麽‘研究墓碑能了解香港曆史之類的話。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23日,何君堯父母的墳墓被破壞。但詭異的是,對于激進分子的破壞行爲,一些港媒卻顯得很“平靜”,電視中輪番播放的還是元朗沖突的後續報道。對此,何君堯顯得很憤怒,“一些示威者被拍到在地鐵上換掉黑衣,打扮成無辜市民,這些都沒有媒體關注,也沒人報道”。由于一些媒體片面的解讀,他吸引了大批來自反對派的火力。在采訪時,他就接到了一個騷擾電話,“對方問是不是我,然後說要訂午餐,讓我給他送過去”,現在每天有幾百個騷擾電話打給他。

對于英美等西方國家對元朗事件的“高度關注”,何君堯表示並不奇怪。他向《環球時報》談起5月22日參加的一個飯局:在修例事件持續發酵期間,英國駐華大使吳百納曾到香港,邀請幾名建制派及反對派議員吃飯。在他看來,飯局主題就是想說服建制派“倒戈”。何君堯說,“吳百納和助手一進門,泛民的毛姓議員就趕上去要握手,她卻好像沒看到一樣,轉而與我握手”。一般來講,英國人是很注意禮節的,尤其是外交官。吳百納不可能沒有看到毛姓議員,這個細節說明,“在英國人眼中,反對派議員就是他們的陪同,好像我出去參加飯局,會先跟自己的助手握手寒暄嗎?”

“說實話,我對英國政府沒有什麽仇恨,但我更希望做一個完整的中國人。”在采訪最後,何君堯說,新界農村原居民比較淳樸,家庭及基本道德觀念很重,但現在的香港社會産生一些令人意外的變化,“爲什麽有年輕人數典忘祖,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不認同?爲什麽要打擾我已故父母的墳墓?我想如果他們看到前天發生的事情,心裏也會感到非常傷感。我希望雙方停下來,做出一個中國人應有的表現,懂得互讓、互相尊重”。▲